<nobr id="pb32w"><code id="pb32w"><sub id="pb32w"></sub></code></nobr>

    <small id="pb32w"><strong id="pb32w"></strong></small>
    1. <output id="pb32w"><ruby id="pb32w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1. <tt id="pb32w"><ruby id="pb32w"></ruby></tt>

        返回蓝鲸财经
        添加收藏
        微信分享
        微博分享
        二手手机江湖往事
        摘要

        在2018年的手机业大震荡中,苹果、三星的光环已不再光鲜亮丽,要么销量大幅下滑,要么手机质量问题接连不断,又或者降价促销,?#20040;?#20107;手机销售的中间商和渠道商们吃尽苦头。

        春节前夕,一架起飞自深圳的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,段合伟背着双肩包走出舱门。他低头看了看腕表,下午四点半,飞机整整晚点一个小时。

        这个时段正是北京的晚高峰,?#39134;?#36710;水马龙,为了尽快刚到他位于北京中关村的摊位,段合伟选择搭乘地铁。

        这是段合伟在北京开的第一家分店,那时是2015年,总店则是位于北京2000公里的深圳,专营二手苹果手机业务,这里好似他的第二个家。?#30475;?#21040;来总能显得那么亲切,但有时又能感觉?#25509;?#20123;陌生。

        相比于深圳的电子集散中心,北京的一些优势已不在。“最后一个能摆摊的鼎好也关门了,现在在北京基本都是熟人生意了。”

        为了这些熟客,段合伟选择暂时搬到鼎好南边的e世界,以维持这些老客户的供货需求,对于下一步的打算,段合伟仍在盘算着,他一时还未想好是否要在北京久居。

        相比只在深圳有一家摊位的张伟,就显得比较轻松。但2018年,他们的日子也并非好过。

        据张伟回忆,在2016年甚至2017时,来他摊位拿货的客户每天?#21152;?#20108;三十人之多,消出的二手手机在800-1000台上下,而2018年,这个数字被直接腰斩。

        在深圳,最知名的电子集散中心便是华强北,而这里是众多新旧手机的云集之地,在华强北飞扬通天地电子城,存在着大大小小上千家做二手手机生意的商户。

        南下深圳,北上北京,成为了电子界南北分界线的象征。在深圳,这些做电子产品的人大多来自广州、江西和浙江一带,而在北京,这些人通常来自河南、河北和东北一带。

        张伟来自江西?#21448;藎?#22312;这个盛产橙?#21448;?#22320;,他却选择了南下深圳做电子产品批发生意。

        与张伟不同,段合伟是飞扬通天地中小有名气的商户之一,从2008年入行以来,从自己手中交易过的手机累计千万台,这仅是二手手机的数字。

        “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,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兴奋。”段合伟刚入行时,卖的第一部手机是苹果iPhone,可以说苹果的兴起带起了深圳华强北的市场,更带动了手机行业的增速与发展。

        “人人倒iPhone,每家的柜台上基本看不到国产手机,都是苹果的产品。”段合伟说,那时购买二手iPhone的客户主要是来自北京的商家,而他们其中的大多数都是从中关村和木樨园“慕名”而来。

        陈海便是其中一员。从2009年起开始在中关村鼎好电子?#21069;?#26588;台,一直到2018年鼎好?#36820;輟?/p>

        “基本一个月就要跑一趟深圳,有时最快半个月,那时没有高铁,来回都是坐绿皮车或者特快,为了省钱。”相比从北京到深圳的距离,陈海已经习以为常,因为他的家乡在距离北京1500公里以外的黑龙江。

        每当春节临近,他总是比闭市时间提前一周回家,在那里有着他对家乡的眷恋与情感,更有他的父母妻儿。只是今年他有些惆怅。

        “没办法,行业不行了,很多手机都是赔本卖的,有的能保持不赔就不错了。”陈海对「子弹财经」说到。

        在二手市场江湖中,“年前跳水轻,年后跳水重”的说法一直存在,陈海只能用这种方法来止损以降低库存压力。

        现在陈海进货一次性约在100-300台左右,大多是苹果,其中?#29615;?#35832;如华为、小米、OV这样的国产机,通常这些机器足够他销售一个月。

        而在三年前,这个数字要翻?#23545;?#21152;,最高峰时张海的柜台一天要销出50-80台二手手机,但那时他所销售的机型只是苹果。

        2018年,苹果销售力逐渐疲软,新机卖不动,二手机价格骤降,很多人都认为苹果不行了,纷纷唱衰。

        “苹果一跺脚,华强北抖三抖。”段合伟用这个段子来形容苹果的衰败带给华强北的影响。

        同在华强北飞扬通天地的刘赢也同样觉得生意越发难做。“前两年每天都能出约100台左右iPhone,而到去年每天平均也就能出30台左右,和火爆的年代比足足差了三分之二的销量。”

        在当时,倒卖一台iPhone利润大概约为500-800元,尤其在iPhone骗保发生的几年里,利润更为丰厚。但现在,一台iPhone的利润仅为100-200元,可谓天差地别。

        “有的柜台干脆直接卖起了官换机,很多家都把这种机器?#27604;?#26032;机卖,普通消费者根本看不出来。”刘赢向「子弹财经」说,当时在他的柜台也曾倒卖过这种机器,只是他基本都会和客户讲清这并非全新机。

        “做生意还是要讲良心,虽然那样利大,但最终影响的是你自己。我告诉客户,他们再怎么卖是他们的事了。”刘赢对「子弹财经」说到。

        在苹果全新机的市场中,分销渠道包括国代、省市代、最终?#38477;?#23618;经销商。二手苹果手机的分销套路亦是如此。

        段合伟告诉「子弹财经」,在华强北分布着大大小小的二手手机代理商,他自己也做着分销的事,相当于省市级代理,他的下级则是市级或县级的最终经销商或手机店。

        这也意味着,从“国代”放下来的货经过“省市代”最终?#38477;?#23618;经销商,价格被层层“盘剥”。

        “一般最大的经销商都是从香港拿货,通过一些途径回到深圳,最终分销给下级经销商,拿货的价格通常是比给我们的价格少500-800元。”段合伟对「子弹财经」讲。

        “都是从香港拍卖?#24515;?#20986;来的,价格很便宜,只要顺利回到深圳,价格一定会翻倍。”黄忠向「子弹财经」陈述着那段往事。他在2017年回到了位于东莞的老家,接手父亲开办的电子厂。

        子承父业是每一个长辈都希望的事情。“没办法,虽然靠自己的打拼积攒了人脉,说放下的时候?#19981;?#26377;很多顾虑与不舍,但这是老人家的意愿,只好回来了。”黄忠不舍地说到。

        虽然现在在父亲的工厂里上班,但仍有不少“慕名”前来的朋?#23547;?#25176;黄忠找熟?#22235;?#36135;。

        黄忠提及的香港拍卖行大多位于香港红磡,这里是二手苹果手机商们的天堂。这些拍卖行几乎每天都会举行二手苹果电子产品拍卖,而苹果手机则是这些拍卖行的“宠儿”。

        虽然?#29615;?#26377;国外二手手机商们前来投标,但最多的依然是来自于深圳华强北的二手手机商们。

        在拍卖行的苹果二手手机通常都会分为四个等级,他们分别代表成色的好坏以及手机本身质量有无问题。

        “拍卖会通常分为不同机型与等级分别进?#20449;?#21334;,价格也从几百到上千不等,像一台美版128G iPhone 7,最?#24352;?#24471;价格均价在1400元左右,而一部美版64G iPhone X的价格要更为便宜,拍得均价在3800元左右。”

        如今,在华强北飞扬通天地通讯城内,一台美版64G iPhone X的价格通常在4400元左右,其中的利润为600元左右。

        “到了深圳就已经被加价出售了,然后他们在往其它城市放货,最后一台二手X的成本就这样水涨船高。”黄忠?#30130;?#37027;时他几乎每周都要往返一次香港焕利大厦去投标,因为机器基本都供不应求,甚至有时刚回到深圳的第二天,他的下家就要求他进行补货。

        与普通的拍卖会不同,二手手机的拍卖会并非现场加价模式。在拍卖现场,所有机器的拍卖流程是先验货后后根据自?#21512;?#35201;的机器类型填写投标单,最?#24352;?#21334;机构根据价格比对,出价最高者得。

        在香港,二手苹果手机生意与内地一样,大批的二手经销商前来投标拍货。

        彭辉,人称二手辉,他曾在香港最有名的电子阵地?#21364;?#24191;场租下了一间柜台,从事二手手机和手机配件生意,相比中国大?#38477;?#21306;的不同,香港人对苹果和三星情有独钟。

        在香港几乎人手一部iPhone或三星手机,较高的使用率使得这两大国?#21183;放?#25163;机在这里拥有较高的回收与出售?#30465;?/p>

        “也有深圳来的二手客到我们这里拿货,不过他们的规模应该很小,也有散客,他们基本都是为了汇率差来这里淘货。”彭辉说到。

        与深圳华强北不同,这里的客流较为分散,既有专业从事二手手机的商贩,也有普通消费者。

        但随着近几年,人们对于苹果的期望值开始下降,而三星也因Note 7爆炸事件让人们失去了信心,国产手机崛起让越来越多的二手经销商开始“转型”。

        段合伟的弟弟段少伟告诉「子弹财经」,他现在除了帮他哥哥销苹果手机之外,自己也开始做起了国产二手手机。

        华为、小米、OV是他目前主营的四大品牌。

        “这些品牌的利润能比较稳定,而且价格相对较低,买的人现在开始逐渐增多。”紧接着段少伟又说到,“但现在整体?#38382;?#37117;不好,很多下边的经销商拿了货一天?#19981;?#19981;了多少款。”

        与哥哥先款后货的沉?#21364;?#20107;方法不同,段少伟则采用熟人先货后款的方式,而他口中的熟人基本都在这个行业里打拼了十年左右。“这些人的声誉都比较好,货放给他们也比较放心。”对于回款周期,段少伟和他们约定的是每天晚上结算当天售出的机器。

        在华强北,拿货与销货的模式多种多样,既有现款现结,也有先货后款。对于长期合作伙伴,更多的二手经销商选择了后者。

        段少伟告诉「子弹财经」,他的货普遍都放给了二三线城市销售,有的甚至到了四五线的县城。“每个城市都不同,像二三线可能偏重苹果或者华为,四五线偏重小米一些低端机。”

        而一线城市的需求量已经趋于饱和,对于一线城市的销量甚至已不如二三线城市那样火热。

        随着国产手机品牌的崛起,?#21448;?#19968;线城市的消费能力,不少消费者依然选择购买更加耐用与保修政策全新的手机。

        “这几年与前几年比真不行了,好多客户的回款都是问题,但机器出去了退肯定是不行的。”因此,即便有时到了每天结算的当晚,一些商家仍无法?#35789;?#22238;款。

        “今年底还有10多万的货款没有回来,没办法,只能等等看了。”段少伟无奈地说。对于弟弟的做法,段合伟一直都是劝说让他先款后货。“这下好了,压了几十万回不来,干等着吧。”

        在华强北更多的人都以倒卖二手机为生,但也有部分人靠维修为生,但其中的大多数除了纯维修外,还帮着这些倒卖二手机的店主翻新手机。

        张伟也卖过翻新机,他与其它商家不同的是,他?#29615;?#26032;后壳。但也有些商家是翻新内部的零部件,更有甚者从事翻新主板的生意。

        “翻新机的利润要比非翻新机多一倍,因为回收来的手机一般成色都很次,价格也低,一个后壳一般只要150-200块钱,翻新成本很低,但翻新后能出得高价。”张伟说到。

        “最忙的时候一天翻的量大概在100-200台左右,基本一个人要翻20台左右。”

        在华强北阿远是一名从事翻新工作的翻新工,他所负责的是翻新苹果iPhone 7系列手机,这样拆装的动作他每天要重复上千次。

        阿远透露,这些用于翻新的配件基本是由老板进货,而渠道通常都是来自于苹果元器件生产商淘汰下来?#29615;?#26631;准的零部件,或深圳当地高仿电子厂及回收拆解商。

        这只是普通?#38469;?#24037;种,更高的则是主板级翻新工种,他们从事的工作基本是进行硬盘扩容或维修主板上的一些问题。

        “因为16G或32G的iPhone现在几乎没人买,因为容量太小,改成64G或128G可以直接卖出去,很抢手。”阿远?#30130;?#20687;iPhone 7 32G版本的机器回收价通常是900-1000元,而后经过扩容可以卖到1800-1900,而一块128G硬盘的成本为150-200元。

        “这里是?#38469;?#26368;?#30331;?#19968;个修主板的师傅一个月靠这些至少能挣上万元。”张伟羡?#38477;?#35828;到。“?#19978;?#25105;没有这个手艺呀。”

        ?#27493;釯D曾是这里最受欢迎的机器之一,这些机器大多来自灰色产业。

        “其实大家都知道机器怎么来的,只是很少人去说。”张伟?#30130;?#20182;从来不做这些机器,主要还是涉及法律风险。而这些机器也成为了相关机构打压的重点对象。

        2015年,深圳警方曾查处过一个二手苹果手机的翻新团伙。

        据查,他们销售翻新了3.4万多部,销售金额高达4000多万元人民币。而这些翻新的二手苹果手机通过网络平台流向了全国。

        在华强北赛格电子市场一层,有很多出售和回收手机零部件的摊位,主板、硬盘、芯片一应俱全。而这些零部件的来源基本都是回收的旧手机。譬如一些主板电路被多次维修的机器,但硬盘、CPU等零部件可以拆解再次循环利用。

        阿远?#30130;?#21326;强北的翻新市场遍?#24049;?#24191;,每个摊位几乎?#21152;?#19968;整套的翻新产业链,后面则是来自深圳或东莞的电子工厂,整个广州遍布着为翻新机而生的产业链。

        在原先的中关村鼎好电子城中,也有专门给翻新手机壳进行激光打码和外包装标签打印的商家,但在北京做翻新生意却不如深圳那样“开放”,在这里如果不是?#40092;?#30340;熟人基本找不到这些人的所在之地。

        “查得很?#24076;?#25105;不敢做。”段合伟?#30130;?#20182;在北京开分店的日子里基本不敢触碰翻新机。“因为你不知道哪一天就被查了,现在就连二手机都查得厉害。”

        就在鼎好电子城即将闭市的前几个月,有关部门至此接连查了一?#38382;?#38388;。“那时候我都把这些二手机拿回家了,不在店里放着,查到了就完了。”段合伟无奈地说。

        “其实不光是那时候查,之前也一直在查,只是频率很低。”陈海猜测,这或许与苹果销量不佳有关。“大家都去买二手机了,谁还来买新机?”

        2018年9月,苹果接连发布三款新机,此后销量一蹶不振。而此时,老款iPhone X的全新机售价仍维持在7000多元的高位。相比之下,二手iPhone X显得更加划算。

        “一台二手64G iPhone X也就5000出头,256G的不到6000,以旧换新很值。”陈海说。

        此举让本就销售不利的苹果更是雪上加霜。随后,全新和二手苹果价格纷纷回落,二手机的价格甚至跌?#20142;?#20912;点。

        如今的北京中关村电子市场与深圳华强北相比,异显冷清与萧条。

        2015年,当段合伟盘下柜台时却并非这样?#29615;?#22330;景。“那时候很忙,深圳过来的机器基本一天就好百八十台的出货。”

        陈海也对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。“好多人找我拿货,没货就从别人?#19994;鰨?#23454;在没有也没办法,那时还是苹果居多。”

        2016—2017年是苹果最后爆发的两年,在两年的时间里,iPhone销量?#20013;?#25856;升,直至2018年初,销量开始大幅回落。

        “苹果近些年其实也不那么保值了,都被华为赶超了。”在陈海心里,iPhone一直兼具着创新与品质,机器一向颇为保值。但年前的一次价格跳水,让陈海猝不及防。“很多拿的货都没卖出去,价格就下来了,有拿货需求的客户也不好涨价,只能打平手出或者亏一二百。”

        对于年前没有出完的机器,陈海决定放在年后再出,他并不想亏损那么多,及时止损对于陈海来说极为重要。

        年后,当「子弹财经」问及陈海时,他说最近的价格又开始回升,需求开始逐渐增多。

        同样,段合伟也感受到了丝丝暖意,?#36820;?#30340;想法也暂时收回了。年后经朋友介绍,他又?#40092;?#20102;新的合作伙伴,这位合作伙伴在二手市场也已打拼了近十年之久。

        “目前除了我自己的二手回收和销售业务,还有给爱回收提供不同种类的机型。”石磊?#30130;?#20182;们?#21069;?#22238;收的下级回收商,承担着为爱回收供应机器的任务。

        石磊指的“爱回收”则是目前国内大型电子产品回收商,在回收行业中属于拥有回收?#26222;?#30340;正规军,相比传统小型回收机构,在隐私及安全性处理上更为专业。

        “回收后的机器基本都销往二三线城市或海外地区的经销商。”爱回收市场总监田牧向「子弹财经」说。

        据“爱回收”给到「子弹财经」的数据显示,仅2018年爱回收的出货量就达到1000万台之多,成交额70亿元,平均每天有4-5万台手机被回收或交易。

        而其中的手机?#29615;?#26469;自这些省市级或底层二手经销商。“给爱回收的机器他们都会经过质检,合格后得以回收?#37327;?#25151;。”据石磊讲,爱回收在机器回收后不会超24小时便会进行出售,或交至下级回收商进行处理。“他们基本不压机器,因为每天回收价格都在变动,体量小的还好说,体量大的一台机器下跌1块钱,整体就要损失上千或上万。”

        相较爱回收这样专业的回收平台来讲,二手电子产品交易平台转转和闲鱼则是从事二手电子产品交易。

        “现在商家每天都会去闲鱼和转转?#40092;?#26426;器,百分之80多都是商家。”石磊?#30130;?#20182;的下级网络中也有向石磊供机的小供应商,而他们大多来自城市的手机店,因?#35828;?#36825;些人机器供不上的时候就会去这些平台回收二手手机。

        对此,石磊并不担心自己的机器会收不上来。在「子弹财经」的一再追问下,他向我们透露了一些情况。

        “其实现在很多回收商?#21152;?#19968;些平台里的员工关系很好,有的甚至以前就是从事这个职业的。”据石磊讲,像转转这样有人工质检的平台,检测基本都按基本流程进行,但不排除有自己心仪的机器被扣留的情况。

        “其实有时候也是碰,像我朋友在质检时觉得机器不错就会跟我说,他就会在质检过程中做手脚,压低价格,卖家如果不卖也没办法,要是卖了我们就赚了。”

        无中生有是转转平台质检中经常发生的事情。在北京的消费者刘先生也曾向「子弹财经」讲述,他在转转?#19979;?#25163;机时,明明发过去的是外观99新未拆修的机器,但最终转转给他的验机报告?#35789;?#25104;色7-8新,有过拆修,并且价格已被压到了最低。

        虽然在转转平台有着监督体?#30130;?#20294;有些事依然无法防范。“这基本是?#30340;?#20154;尽皆知的事情。”石磊说。

        因一些原因,石磊并未向「子弹财经」透露具体交货给爱回收的机器数量,但他每天通过各种渠道回收回来或分发出去的二手机基本在500台左右。

        这已经达到了他的极限。

        身处北京的段合伟于再次回到了深圳,而这次之行不仅要回去看望弟弟的店铺,自己还要到香港去进货。

        当「子弹财经」问起他从事这样一种职业累不累时,他的眉头皱了皱。“累是肯定累,没有什么工作是不累的,都是为了生计,谁愿意抛家舍?#30340;?咬牙坚持吧,哪怕少挣些也可以。”

        不仅是段合伟,诸如文中提及的这些二手商们,或多或少?#21152;写?#20110;家境压力而从事这一行业。

        有的人背井离乡,有的人在家乡坚持。

        在2018年的手机业大震荡中,苹果、三星的光环已不再光鲜亮丽,要么销量大幅下滑,要么手机质量问题接连不断,又或者降价促销,?#20040;?#20107;手机销售的中间商和渠道商们吃尽苦头,偌大的华强北市场也因此受到波动。

        如今,智能手机?#29616;?#36807;剩,越来越多的手机功能大体相仿,拥有苹果也似乎并非是“权贵”的象征了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将目光转向在外观与体验?#21152;?#33529;果并驾齐驱的国产机身上,如华为、小米、OV,因此,在厂商阵痛来临之时,华强北也同样经历了这?#32456;?#30171;。

        在「子弹财经」历经几天的访谈中,让我们看到了二手手机行业的真实写照。可以说,他们很像股票中的“韭菜”们,都成为了这个时代不可或?#20445;?#20294;又随时准备牺牲的人。

        时代依旧在变,但对于这群人来说,变的只有对当下战略的调整,不变的是那份情谊与坚持。而未来,市场如何变化我们不得而知,但这群人的命运?#20174;?#36825;个行业紧密相连。

        “或许最后有一天我们不做这个行业了,又或许我们倒闭了,但我们仍然感谢它,是这个行业为我们带来了回报,也是他让我们懂得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。”这是最后,他们中许多人都说出的一句感慨。

        在行业与时代发展面前,他们有时就是一颗韭菜。

        但他们仍在这条?#39134;?#36127;重前?#23567;?/p>

        注:段合伟、张伟、刘赢、陈海、段少伟、彭辉、石磊均为化名。

        声明: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文章作者观点,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。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,并附上本文出处(千寻专栏)。未按?#23637;?#33539;转载者,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。
        ?#35753;?#25991;章
        1
        “董小姐”6000亿营收目标压顶,格力电器全员销售引不满
        2
        投出VIPKID的创新工场,以何逻辑布局教育
        3
        观致11年7任CEO,宝能引入日产系高管待破局
        4
        A股?#40092;?#38505;企2019年?#33258;?#20445;费5047亿,国寿、人保带队领跑
        5
        腾讯频频加码互联网医疗背后,商业化等难题待解
        ?#24352;?#34892; 月排行

        注册成功,欢迎来到蓝鲸财经!

        蜡笔小新两码中特
        <nobr id="pb32w"><code id="pb32w"><sub id="pb32w"></sub></code></nobr>

          <small id="pb32w"><strong id="pb32w"></strong></small>
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pb32w"><ruby id="pb32w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1. <tt id="pb32w"><ruby id="pb32w"></ruby></tt>

              <nobr id="pb32w"><code id="pb32w"><sub id="pb32w"></sub></code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<small id="pb32w"><strong id="pb32w"></strong></small>
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pb32w"><ruby id="pb32w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1. <tt id="pb32w"><ruby id="pb32w"></ruby></tt>